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任浩瀚:乐趣来源于持久的投入-品品者-国际财经时报-从这里登陆财经产经,娱乐八卦,科技科学,百科生活的一天吧. '); })();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任浩瀚:乐趣来源于持久的投入
视野
李国伟
2019-08-09 09:56:55

  股价会受到几百个变量的影响,你很难知道下一刻它会怎样变化,人生也是如此。北大求学、变换专业、香港读博、复旦执教,正是这些关键时刻的决定才成就了此时的任浩瀚。“如果我继续之前的道路,可能不会比现在做得更好。当然,目前我也远远没有满足,我还可以做到更好。”任浩瀚说。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财务金融系讲师 任浩瀚

  弃理从文

  在进入北大两年后,任浩瀚决定“弃理从文”,放弃微电子专业,转入金融学。如此大的跨界转专业,任浩瀚却觉得“这并非冲动”。进大学之前,他一直认为自己是理科出身,选择理工科专业是理所应当的,“但当我真正接触了之后,才发现自己是真的不适合。”

  而这个“不适合”,任浩瀚花了两年才确定。

  “因为我习惯在深入了解一件事情后再做决定,只知道皮毛就大喊着放弃,那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在任浩瀚看来,人生中某个小小的因素都可改变你的人生轨迹,而你不能依据一个模糊的认知来确定你未来的人生。“我们需要在接受新的信息、更新原有的认识和看法后,才能够做一个稍微好一点的决定。”

  基于对自己的深入分析和认识,任浩瀚锁定了金融领域。得益于以往的理工科基本功、以及由此磨练出来的超强学习力,任浩瀚也顺利在一年之内补齐了金融学相关的基础知识。

  大四,任浩瀚决定赴港读研。在他看来,在人生抉择上的这种“任性”和“坚定”是得益于“北大的影响”。“在北大,每个同学都是有自己的想法与规划,也会自由去选择自己的路。更重要的是,北大不会告诉我们应该怎么做,而是给大家提供无限的平台和可能。”任浩瀚自己正是在修双学位时接触到金融,并认定这是未来的方向。

  又一变量

  香港是改变任浩瀚人生轨迹的又一变量。

  “香港对师生科研的支持力度是很大的。只要你有需求,多数情况下都会得到回应和解决。”不仅如此,学校还会常常邀请美国、北美、欧洲金融领域的著名人物定期给学生分享最新的研究成果。“听各国各领域的大咖分享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大家的学术兴趣就是这样被慢慢培养起来的。我周围有不少同学后来都读了博,或者申请到海外留学。”

  研究生二年级的时候,任浩瀚通过一年多的学习和观察、以及和老师的深入交流,也决定读博。

  在大部分人的印象里,读博的生活是枯燥的,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与精力去埋头做研究。对此,任浩瀚觉得有失偏颇。“所谓研究,是在想清楚之后再动手做的事。在这个过程中,你会经历发现问题、验证问题、解决问题这一系列环节。当你全身心投入的时候,会发现研究的很多乐趣。”在任浩瀚看来,研究的“乐趣”正在于持久的投入。“当你花很长时间、很大的精力、很认真地去做一件事时,本身就会很有趣。”

  不过,任浩瀚也自嘲说,自己之所以走上学术道路,除了发自内心的热爱之外,还出于一个考虑:“其实我不太擅长和人打交道。”虽然如此,但他却很喜欢“研究人”:研究经济学与金融学,就必定要接触海量的数据,而数据的背后还是人的行为和决策。“购买股票、管理公司,无非就是人去做出决策,当然需要了解人的特点。”

  有观点认为,大数据统计出来的结果往往只是一些群体特征,你永远无法知道每个个体的行为决策。对此,任浩瀚确认为,“这就是有趣的地方,我们只能用群体的数据去预估个体大概率情况下一个人的表现,但却不可能精确控制所有变量。因为每个人都是具有思想独立的个体。”在他看来,正因为如此,你永远无法精准预测未来,我们能做的就是认真对待当前每一件事,用努力赢得无限可能。

  “很满意”

  在人生的数个变量之中,有一点任浩瀚是确定无疑的,那就是:作为复旦管院的老师,他很满意。“虽然很辛苦,却也很有成就感。”

  常常有人在得知任浩瀚的职业是大学教师时,用饱含羡慕的语气感叹大学老师生活轻松。每当任浩瀚听到类似的话,只能无奈地笑笑。“他们不知道,在上一节课之前,我可能需要提前准备两三天。而且我带的学生也很不一样,有本科生,还有DDIM项目的学生。大家起点不同,方向不同,备课内容也要随之改变。现在大家都在讨论996,其实我是9107,每天九点上班,十点下班,一周工作七天。”

  或许是受学生时代自己老师的影响,任浩瀚喜欢站在学生的角度去思考、理解问题。“每个同学的理解和接受能力并不完全相同,我要依据学生的领悟能力来变换教学方式。比如本科学生没有接触过系统的学术的训练,所以我需要用浅显、易于接受的方式把金融学最本质,最实用的东西教授给他们。”

  同时,因材施教是很有必要的。对于想走学术研究方向的同学,任浩瀚通常会分享金融学界的最新概况以及科研成果给大家,“但我不会告诉他们具体的细节,而是鼓励他们自己去了解。如果有什么不懂,那我们再交流。对于有学术梦想的学生而言,不止需要常常更新学界的最新信息,也要全面认识业界的发展趋势。”

  而对于规划去业界发展的学生,任浩瀚认为拥有一定的方法与实践能力是很有必要的,而不是简简单单地做几道题就行。“比如我有一门基金管理的课程,我希望大家在上完课之后可以自己去实际操作,形成自己的交易策略,构建一个自己的股票篮子。我也会提供一定的平台给他们,因为他们现在可能有想法,但是没有条件去实施。”

  让任浩瀚欣慰的是,复旦管院的学生主观能动性很强,总能及时反馈并解决各样问题。“老师与学生的角色是相互转换的,你也可以从他们身上学到很多。”在一个优秀的平台上,和同样优秀且富有潜力的学生打交道,让任浩瀚时时都能感受到自己的成长,这也是他对眼前的工作“很满意”的重要原因之一。

  “去验证”

  对于目前的金融市场,西方有很多学者都在这样一个疑惑:“中国金融市场存在很多扭曲与摩擦,为什么依然发展得这么好?”

  “这是因为他们不曾真正意义上了解中国。”在任浩瀚看来,中国金融市场上当然会存在很多的西方人认为“不合理”的东西。但在金融模型里,你可能只看到表面不合理的东西,却忽略了其他合理且具有优势的东西。

  另外,中国有着很强大的纠错能力,一旦发现问题之后,中国能很快纠正这个问题,这可能是其他西方政府不具备的。“如果你考虑到这个因素,你就会得到完全不同的结论。目前已有很多金融方面的专家在用新的理论模型来解释中国经济金融发展。“中国经济能够保持二三十年高速发展,背后必定有其原因,必须要从微观层面去发现、去验证,然后才能更理解中国。”

  如今的任浩瀚很满足、也很享受于当下的状态:教书育人、埋头科研,好像每天都“一样”、但又因那些不可测“变量”的存在而变得不同。

相关文章